熱點問題
您當前的位置 > 首頁 > 互動交流>熱點問題

如何確保我國長期的能源安全?

時間:2018-03-09作者:國土資源局

能源是國民經濟的重要物質基礎。當前,我國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向縱深發展,全面構建新時代能源體系需要全球視野,在國際合作中實現共贏。面對國際能源格局風起云涌的形勢,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,代表委員會就這一問題提出怎樣的真知灼見呢

  今年兩會,民革中央在向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報送的大會發言中建議:要積極應對國際能源格局變化,構建人類能源與生態安全共同體。

  中共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增強憂患意識,做到居安思危,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,統籌發展和安全。能源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,也是實現生態文明建設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保證。當前,國際格局加速調整,國際能源格局作為其中一個重要領域也在不斷積聚轉型重塑的力量。經濟與能源密切相關。當前世界經濟正處在緩慢復蘇的關鍵節點,國際能源格局轉型趨勢也慢慢浮出水面。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“巴黎協定”并實施“美國能源主導權”戰略,中東亂局持續升級,新的供應來源和技術革命不斷出現,全球能源和應對氣候變化格局正在發生深刻變化。

  該發言認為,“美國能源主導權”戰略實質上是長期以來美國“能源獨立”政策目標的延續和強化,總體上看,其對我國能源安全戰略的影響利大于弊。一是美國由油氣進口消費大國向出口大國轉變,將顯著改寫全球油氣供需格局,有利于我國降低油氣進口成本,實現油氣進口多元化,但由于美國對境外產油地區依賴度降低,我國獲取資源的安全保障成本將有所增加。二是全球油氣價格長期保持低位,將有利于我國能源結構由煤炭向天然氣等清潔能源調整。三是美國油氣成本降低并削減節能、可再生能源、電動汽車領域的技術研發預算和相關補貼,有利于我國相關領域技術趕超和市場拓展,加快實現新能源領域技術進步。四是美元在能源金融中的作用將明顯改變,為我加快發展能源金融帶來機遇與挑戰。

  放眼全球,世界各主要能源大國正加緊調整自身能源政策。沙特積極推動經濟結構轉型,提出“2030年愿景計劃”,其主要目的是盡早擺脫對石油經濟的依賴,提升經濟結構多元化和可持續發展水平。俄羅斯近年來不斷修訂其能源安全戰略,堅持“兩手抓”,既調整經濟結構降低對能源的依賴,又要強化自身在全球特別是在歐洲的油氣話語權。主要發達經濟體特別是歐盟堅持清潔能源計劃,加強區域能源一體化建設,希望盡早擺脫對外能源依賴。一些新興國家如巴西、印度等國則希望加大能源開發,力爭為經濟增長增添新動力。

  主要能源治理機構也加緊轉型,總體方向是擴大職能和代表性,一些有代表性的新平臺逐漸成熟。從傳統組織機構來看,國際能源署加緊吸納中國、印度等新興能源消費大國成為“積極聯系國”,甚至為吸納中國加入而降低門檻。同時,將關注議題從傳統能源擴大到新能源技術,推動自身從發達國家的能源俱樂部加速向國際能源機構、“世界能源組織”轉型。2015年5月,75個國家通過了新的《國際能源憲章》,推動這個1994年成立的條約走出歐洲,從傳統能源貿易和投資議題,擴大到能源減貧等發展問題上。

  從新型機制看,二十國集團(G20)成為新的能源治理平臺,其代表性為傳統機構所不能及,近三年來已經開始發揮重要作用,引起各方高度重視。而金磚國家、上合組織也積極參與全球和地區性能源治理問題,不少合作機制已建立起來,前景看好。

  為了更好地應對國際能源格局的深刻變革,確保我國長期能源安全,民革中央提出五點建議:

  一是要堅持符合我國國情的新型能源安全觀。按照中共十九大提出的總體國家安全觀,以推進綠色發展、建設美麗中國為導向,構建和堅持新型能源安全觀。在加快傳統能源行業轉型升級、努力推進能源進口多元化的同時,大力發展新能源、綠色能源,走自主創新和低碳化發展道路,最大限度地保障我國未來能源安全。

  二是要以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為契機,構建人類能源安全共同體。積極倡導建設持久和平、普遍安全、共同繁榮、開放包容、清潔美麗的世界愿景,通過積極參與國際能源署事務、深化上合組織能源合作、持續推進G20能源治理機制等方式,深度參與全球能源治理,努力維護全球能源共同安全。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,以“一帶一路”能源俱樂部建設為重要平臺,努力推動形成油氣領域自由貿易,打造沿線區域能源共同體;以人民幣原油期貨為人民幣國際化建設的重要突破口,盡快啟動上海油氣期貨交易市場,切實提高我在全球油氣市場的話語權和主動權。

  三是要積極合作應對氣候變化,構建人類生態安全共同體。妥善應對美國退出《巴黎協定》,在慎重對待國際社會過高期望前提下,堅持應對氣候變化既定路線,堅定維護《巴黎協定》既有成果。以“美國能源主導權”戰略的逐步推進為契機,加大國內控煤及向天然氣等清潔能源的轉變力度,使能源結構調整成為我近中期緩解區域大氣污染壓力、實現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重要手段。

  四是要深化中美能源領域全方位合作,化解中美經貿摩擦。美國能源政策調整,為美國向我國出口油氣資源、縮減兩國貿易逆差提供了契機。建議繼續加強能源貿易和投資合作,通過加大對北美油氣產業投資力度,提高我國對美資產配置多元化和收益水平,豐富能源進口來源。積極借鑒美國能源領域技術優勢,重點開展與有關政府及頁巖油氣、風電、太陽能、電動汽車及儲能等領域領先企業的多層次合作。

  五是要全面評估國家能源格局變化帶來的潛在風險,提前展開相應布局。加快推進我在印度洋、南海等油氣戰略通道基地建設,努力提升對油氣戰略通道掌控力;加強與中東地區國家安全、軍事、經貿、金融合作,努力提升我對中東地區局勢的綜合把控能力,做國際能源合作的堅定倡導者和保障者。

 

公海赌船710网站-www6600qqq.com公海彩船